fbpx
快樂患者

快樂患者

每次到醫院都有人類其實很像罐頭的感覺。從一個櫃檯到一個櫃檯,從超聲波室到放射間。被放置到工廠的傳送帶上,沒有自由意志,一步一步被處理完之後,你的生命被證實是個罐頭。每個人的身體都一樣,如罐頭般被複製。上帝大概只有時間給我們不同的靈魂,沒給我們不同的身體,所以最後都殊途同歸。一早起床看見朋友的死訊。低調抗癌是什麼樣的心情?和Netflix的Thirty...
Holiday Job

Holiday Job

認識近20年的導演問我說:“這次的holiday job你覺得如何?”雖然坐在我的身邊,但他說話一向含糊,我再次確認:“你說這次的主持是holiday job?”“不是嗎?對於你來說輕鬆得很吧。”“你都看不出來嘉賓給的每一個反應前的一秒,我的頭腦就開始在風暴吧。”也好,證明我在機器滾動時,面色還是在規範內的輕鬆自得。不怪他,在他的視線範圍,我是電視製作其中一環的主持人。結束拍攝回到房間,我需要處理公司瑣事、剪接、check...
風景

風景

今早和新房子的銷售人員,處理完雜費事宜,可以去拿鑰匙了。我對皇佬諧說:欸,夢想成真了呢。也不全然是夢想。我當初只是嘗試告訴他,我有多想買一間這樣的房子。“夢想”,是最快可以說出重量的名詞。然後我已經有離開舊房子的心情?現在住的地方,有著許多因為之前不負責任的...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feed found.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reate a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