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Bar還是桌子?”

我問是形式上而已,我知道管啟源有bar台情意結。

我們在bar台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比較多是看酒保怎麼做事。

我和他的創業(若真要說)模式不同,大茶飯成立的時候,好幾個簽下的藝人已經成形,“才華”是無本生意,不用養人,我理解他無法理解我在疫情下要發薪水的壓力。

他用手指在bar台上比劃著我們在2021要串連的線。我若有所思說:“創業難,除了錢,也是因為帶人。”

他說,和你做藝人有分別嗎?這樣把事情連起來也是一種創作啊。

啊,分別可大了。

“創作,自己爽;創業,和你一起進退的人要集體爽。”

無法一概而論。

不過,我理解他說的,二者都是關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的創作是產生共鳴,帶領團隊何嘗不也是?

今天和新加入 #呢度 的同事聊了幾個小時,大部分都是我在說。

“和你說這麼多,是因為你會是同事群當中,年紀最小的。我記得我像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加入新公司,心裡會有恐懼,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是。”

我希望她可以更快地融入新環境,儘快開始享受開創和學習的感覺。

Leaders are the ones who have the courage to go first, to put themselves at personal risk to open a path for others to follow.

Simon Sinek

自從做了Needle,我也再次定義錢在我人生中的意義。

錢,不再是為了旅行。 錢變成了橋樑,讓我可以從想法,走到實踐。

錢,不再是為了買包。 錢變成了齒輪,去推動人和事,走向願景。

錢,不再是因為虛榮。 錢變成了目標,以便我麼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實踐,走到越來越大的願景。

雖然我一再打趣地說:“疫情下創業,失敗也很正常。”

事實上,我的心態是我要上一堂人生從未上過的課。

當中根本沒有失敗這回事。

Share this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connected account.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onnect an accoun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