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從去年創業(https://www.needle.my/)開始,就有很多人邀請我“給講座”,說創業的心得,我都推了。

我知道,以我嘴巴的能力,我真要“吹”,怎樣都可以吹到的。(吹在廣東話的意思有點像自吹自擂,說一些聽起來很像有內涵,但事實只是common的概念,沒有真正底蘊的事。)

但我不想,因為我知道,在初階段,對於創業,我不會有“心得”,我只會有“心情”。

一堆有的沒的的心情。

那是去年的事。

一年之後,心情還是有一堆,但我似乎開始有能力摒除雜訊,持續走著走著,好像看到漆黑的隧道,遠處開始有光。

有光,不代表已經賺錢。而是你開始釐清“賺不賺錢的理由”和“賺不賺錢不是關鍵”。

我始終認為,對於創業,我的第一個收穫是:重新定義錢。

第二個收穫,就是我開始“重新認識自己”。

建立自我意識對我來說大概是人生最重要的功課,我持續在我的書、YouTube、Podcast不斷強調。

回頭看,在電台和電視台的首個十年,我都是極度被保護的。一開始就有經紀人,發片唱歌做一堆有的沒的。被保護不是說不被欺負,而是我被給予不錯的資源,有相當大的創作空間。

後面我開始不安分的時候,就是我跑去網絡,開始寫書,開始想“我沒了這些屋頂我就活不了了嗎?”的時候。我沒有不滿意屋頂,只是我覺得“活在屋頂底下的我,沒辦法展現真正的形狀”。

原來還是可以活的,然後我創業,開始請人做事,讓別人理解我的理念。

這是一個從一個大屋頂,跑出去日曬雨淋,然後建造一個小屋頂,下面開始住著幾個人的過程。

只是疫情這個時機真的有點壞,這是挺無奈的。我不會說危機就是轉機這種場面話啦,這次根本也不是什麼危機。

那建造屋頂辛苦嗎?這還用說。

不過,建造屋頂真的讓我更看清楚了自己。本來已經了解的恐懼變得更加的鮮明,還有就是關於自己的優勢。

聽起來很虛吼,優勢?藝人都有知名度了,還談優勢?

不,在創業上的優勢,是different story。

身為一個藝人,真的比較不用想這個,你就顧著表演就好了,做你自己想做的事,說你自己想說的話。

藝人最大的發揮,就是做自己的時候。

做生意當然不能這樣。

然後我開始觀察自己,在什麼環境可以如魚得水,什麼情況卻總是寸步難移。如魚得水的理由是什麼,寸步難移又是因為犯了什麼錯?

“人沒辦法什麼都做”,這是我一直強調的,你必須把自己放在一個你最能發揮的位置。

我總對我的同事說:“不要告訴我這件事好在哪裡,告訴我缺點,哪裡可以改進。”

因為“自我觀察”是很難的,自己看不到自己,所以我嘗試從別人身上投射,觀察“這個人會不會和我一樣有類似的缺點,所以他也寸步難移?”

然後我就發現自己的不擅長的領域,也決定delegate。

當然,delegate之後就是一堆management的工作。

對於delegate我是特別有想法的,因為身邊總是有“手上有一堆事,不知道怎麼交出去,然後弄到自己很煩躁”的人。

我當然明白那種感受:所有的東西都在我的腦裡面,我要分給他人做,還有很多的“交代”。重點是,其他人也沒有我這個master mind做得好。

但沒辦法,上天不會優待master mind,master mind一天也只有24小時,身體一樣也會wear off。

“我花這個多時間和你解釋和溝通,我自己做早都做完了。”

這就是delegate的矛盾。

溝通的功夫不能省,溝通的確需要時間成本,只是它也是為了未來可以省下更多時間。

我在溝通的耐性上還沒有辦法修煉得最好,至少我自己還不滿意,但我希望自己持續進步。

2021年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小心資源的運用,錢、時間、心情等等,都是失之毫釐,謬以千里。

然後每天抱著打遊戲的心情過關斬將,總是有大佬要打的嘛。死了,爬起來,再打過。所以,每一條“命”很重要。

我記得我說過,當你開始發現一件事的樂趣時,你就開始上手了。

每次闖關都還是會緊張和壓力的,只是我開始懂用什麽角度去看我現在在做的事。
與大家共勉。

P/S: 我想如果接下來有創業講座,我應該不會推了 >.<

Share this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connected account.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onnect an accoun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