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和義家姐感情很好,但有些風波,別人在外看是一件事,當事人的感受又是另一件事。

May和丈夫的官司風波是7年前的事,我還記得那一個晚上,中女四人,坐在某間落魄的酒吧,一起討論:

“怎麼辦?”

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沒有人會知道。

7年後的侃侃而談,是因為經歷了很多的血淚之後的成長,是因為看過了世界之大,了解自己的執著之小。

知道自己該為自己活著。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