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一直都很想记录Needle的事,就从这一篇开始吧。

工作室在前几天开始装修,设计师交代我先去申请水供。我租过房子,买过房子,但没有租过店屋,还真的没有去过Syabas的经验。

(科普:Syabas,或名Air Selangor,雪兰莪水务公司是负责雪兰莪、吉隆坡以及Putrajaya的供水事务公司。)


#皇佬谐 让我交给agent去跑,他说有些事情我们没有经验会比较不干脆。但我觉得有一阵子没有去政府部门(请问Syabas有私营化吗)了,去学一下也很好。或许我做好功课之后,就不会需要跑几趟吧。

显然的,在网上看到的申请所需,和实际上需要的,还是有差。我甚至打电话去确认了,结果,还是有差。我还是跑了三趟。

申请所需
要申请店面的水供表格请来这里下载:https://www.airselangor.com/my-water-smart/moving-in
要节省时间,请填妥后表格后才去(可能可以减少一趟路程)。


Tips:

  1.  1.31 及1.32的合约其实是一样的,只是不同语言,用一种就好,要填两个copy。但因为格式是大长的A3/B3纸,说不定你找不到地方可以print,所以第一趟很可能只是去“拿表格”。
  2. Witness的一栏,可以签就签。我一份没签也可以过。为什么只有一份没签?因为我有一个部分写错字,然后我割掉了,结果是不可以割字的,一点点都不可以,要重填。
  3. 需要提供产业的S&P复印版本,我打电话去问的时候,officer说印前面的四页,后来去到现场,kakak说一定也要印最终的签名页。*最好也能印含地址的那一页,这个是我自己说的,因为我刚才看到officer有用来作对照。
  4. 要带申请者复印IC。
  5. RM270左右的申请费。要带现金!现金!现金!
  6. 在1.34 的Senarai Semakan有一项 Surat pengesahan nilai premis dari pemilik (bagi tujuan penetapan sumbangan modal),不用理他,不用填。我傻傻的真的搞了一封信,kakak说她也没有看过这封信,我说,你家网站写需要的咧~well……
  7. 测量水喉/水表长度的照片(下面看图),连尺也要入镜哦,然后写好地址在图片上。
水为财

跑了三轮,文件终于齐了,我去到柜台,精彩的事才刚要发生。

Officer看着我的文件,连番和我确定,“你现在要用的是楼上单位是吗?”,我说是的。然后一直问我,之前是谁用的?我不懂,租给别人吧。有申请过Syabas吗?不太清楚。然后他走进去后面的办公室,似乎是找主管商讨事情,然后又回来,然后又走过去,我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然后他拿着我的水喉照,指着我的单位的楼下的水喉说:

“这个不是我们Syabas的水表,我怀疑你楼下偷水。”

(科普:Syabas的水表是蓝色的,我楼下的水表是黑色的。)

偷水?Wow,这个我真的没想过。

“What should i do now?”我开始觉得不妙。

Officer看着我说,我没有办法自己来申请水,因为我要用的单位没有申请过Syabas,所以我必须要雇用一个有Syabas执照的水喉工,他必须代表我,拿着这一堆文件,来Syabas再申请一次。

我第一个听到的反应是:“死了,那就是应该要拖多两个星期才开工了。”

马上打给设计师求助:“Kimmy,你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

她说没有,她之前的案子,也是tenant/owner自己去办理水务,也没问题的。然后她给了一个hint我:“走廊外面还有一个水表的,你记得是蓝的还是黑的吗?”

(科普:店屋的状况,可能会有一个总水表,然后分散去不同楼层的水表,这个总水表和sub的水表,可能不在同一个地方。)

“不记得了。”

然后我打给agent问:

“楼下据说是偷水哦,他们的小水表是黑色的,你记得总水表是什么颜色的吗?”

“黑色的。”agent很确定。

Kimmy和我说请一个水技工跑申请和安装不便宜,要RM2000左右,我的心又凉了一下。

我和agent聊了这个情况之后,我们觉得可能是因为officer认为我们楼下偷水,所以不允许我自己申请,一定要有牌的水工去申请,以保障我也不会偷水。

我去问另一个柜台发牌子和检查文件的kakak拿“有Syabas执照的水工”的名单时,kakak说“你怎么会申请不到呢?”时,我就更确定了,一定是怕我偷水,所以我不能自己申请。

可是我不甘心,我跑了三趟啊!Needle工作室已经因为肺炎拖了半年,还要因为水务继续拖?

我开车回到office,看着那三只水喉,还有黑色的水表,然后看到外面的总水表:

Ding!蓝色的!上边写着Air Selangor!

什么跟什么???

水为财
无辜的蓝色水表


然后我打给Kimmy,Kimmy叫我拧一下那个没有水表的水喉,看看有没有水。

有!喷出来的水!很大水!!!

故事的结局是,楼下没有偷水,officer误会了黑色的是总水表,但为什么他的系统里面查不到这个单位已经在供水呢?我不懂。

事情就是这样。Touch wood,这几次在CMCO制水的悲剧,我家没有在名单内,但我也终于感受到“没有水”的压力,和“有水”的兴奋。

故事的教训是,下次要申请水,除了要准备好文件,请把你的单位里里外外的水表,都先拍一轮。

我坐在officer的柜台时,隔着玻璃窗,上面贴着一张提醒,意思大概是:

请不要用脏话、攻击性或威胁性的话语对待办事处的人。

我本来不觉得怎样,一直到我隔壁柜台的哥哥和另一个女的officer吵了起来,嗓门越来越大。到我一直打电话来打电话去确认有没有偷水,是不是因为偷水我要多给RM2000这件事,终于觉得……

这真的是一张很有用的提醒。

申请水can be so challenging。

Share this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connected account.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onnect an accoun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