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昨天和陳May子和Uncle Kentang一起出隊,體會一下“人間疾苦”。

雖然這也不是什麼我需要體會的事,有些個案,其實足以讓我想起我小時候,那麼苦,那麼窮。分別只是以前沒有Uncle Kentang,或者有,我的村落也夠不著。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我在想,“人間疾苦”會在這個社交媒體內容氾濫的年頭,到底是離我們靠近了一點,還是更遠了些。

你刷臉書,急著籌錢需要幫忙的人少嗎?每一post都是躺在病床上瘦骨如柴或是身上插滿管子的病人,或是孤苦無依的老人。這些“人間疾苦”我們每天都在看,但改變我們的想法了嗎?讓我們更惜福了嗎?

也許順手留了言,捐了點錢,但這也只是我們走過ramli burger檔買了一個漢堡做夜宵那樣的動作而已。你不會記得,你的人生也不會記得。

所以我是佩服Uncle Kentang的。不說有沒有人質疑過他的做事方式,不說有沒有人純粹就是看他不爽。根據我們昨天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跑了不懂多少公里的過程,晚上我和May拍結語的時候,兩人已經累得油頭垢面魂魄不齊,但uncle其實每一天都在過著這樣的生活,所以我服。

慘有多少種 - 和Uncle Kentang出一日任務


我無法抑制我自己主持的天性(什麼跟什麼),一有機會就會嘗試掏開他的腦,幸運的話說不定還可以掏開心。

“我想為我的國家和人民做點事。”

坦白說,如果不是這麼多台救護車,和準備救人幫人的物資在我的眼前,我會覺得這句話實在虛偽,甚至有點噁心。

“你這種懂寫字、懂social media的人,應該要多一點做,再寫多一點,讓別人知道人生其實不用太執著。”

我笑笑。

過程中當然還有很多對於他們團隊日常工作的發問,uncle的團隊當然也是身經百戰了,非常了解我們想知道什麼。其中一個帶點哲學味道的問題就是:

“慘有多少種?”

或者套用在uncle每天在做的事來說,“到底多慘的人才可以幫?”

躺在病床上的人?沒錢吃飯的人?失業的人?單親媽媽?聽起來很直接。

如果是沒錢吃飯只是因為不想工作呢?單親媽媽連住都有問題但想買個便宜手機給兒子?病床上的人沒人理因為他年輕時做了錯事呢?這樣就很複雜了。

可能因為事情其實是很複雜,uncle的想法反而簡單:“可以幫就幫,如果是來佔便宜的也佔不了多少。”

我想,有uncle在還是很幸運的事,他做了很多人做不到也不敢做的事。我相信很多人在他的身上看到希望,真希望他能身體健康,穩壯如牛,能夠這樣一直下去。

至於他在我們身上寄予的“social media厚望”,我當下沒說的是:

“人是教不會的。”

如果人看一下social media發文就會改變想法,那世界必定大亂,因為人還是喜歡看負面的事。

還好人也夠固執。

有很多的話無法在YouTube紀錄,但我相信會在我的內心生長。

照片:yueqin

Share this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connected account.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onnect an accoun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