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大家好吗?

我和皇佬谐在周末都会固定光顾一家辣椒板面。周六是我允许自己可以睡得比较晚一点的一天,起床了之后就会叫外卖,这家板面的准备速度快,一般上我们会吃一个相对饱的brunch然后就工作到晚上才吃,所以淀粉极高的板面可以够撑很久。

我看着板面的包装,上面用钢笔划掉了一间分行。我给皇佬谐看,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MCO撑不住了。”

今年3月的时候,我以为这样的“大家都很辛苦”,半年之后应该会结束,没想到现在都快11月了,疫情还没结束,反而好像越演越烈。

我想起去年这个时候我去到好几个不同的州为大家演出小型的栋笃笑,转眼间一年了,谁都没想到会有这样“哪儿都去不了”的一年。

极度光明与黑暗


中女上飞瑜伽课转眼间也上了一年有余,每一次上完课我们都会去一间叫Harvest Ground的餐厅午餐,我们把那里叫做我们的“canteen”。持续每个礼拜去了一年,员工都和我们混熟了。月前因为疫情撑不住,只好休业。现在每个星期我们上完课,都还是会有“如果canteen还在那该多好的”的感叹。

餐厅老板娘是盈盈和May的朋友,RMCO餐厅才休业,CMCO就说要给我们带上新鲜的鱼虾和菜。老板娘给我送上这个叫J.Robert Farms (https://www.facebook.com/jRobertFarms/) 的新鲜食材时,极力推荐产品的好。但是我比较想关心的是,关掉了餐厅(虽然据说还有一间但也不见得轻松),老板娘会不会很辛苦。于是在送食材的时候和她寒暄了几句。

“我就带着我的员工,找了一个地方,我们没了店面,就做外卖吧。我也没有炒人。”戴着口罩我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但眼睛还是炯炯有神。*(外卖脸书:facebook.com/Mamakwongmalaysia

似乎在告诉我不用担心,接着给我递上菜和鱼。

极度光明与黑暗


“这个菜和鱼的生意不是我的,我在帮人打理。这个菜特别的甜,因为和鱼一起生活,鱼也很鲜……”其实她讲到后面我已经听不进去,因为我脑袋还在思考着……

如果我是她,餐厅关掉了,为了不炒人,带着员工做外卖,现在也要为别人打理生意……我该怎么办……

当然,我知道她一定会熬过去的。任何人都会熬过去,只要变,就能通。变之万能,恒久不变。

想到一直给我出书的大将出版社,因为不敌疫情,也必须要请大家买书救社(https://bit.ly/3kb7SMX),一人RM50买6本书。有江湖就有是非,大将此举被批判为另类乞讨,实在让我心寒。

在这样百年难得一见的疫情之下,竟然还有人批判别人的变通?怎么算是乞讨呢?算是“很便宜地在卖书”吧。

世风日下,每天被不同的所见所闻冲击,人性的极度光明和极度黑暗,在疫情之下更是被放大了好多倍。

所以,我想念我的麦克风了。那些可以把人生的不满变成笑话,大笑置之的时刻。

疫情过后,我好想见见我的粉丝朋友,搞一场“疫情之后我们还在”的分享会好吗?还是搞一场“异灵异灵,冇咁容易归零”talk show也可以。

大家都要好好的,我在这里很cliché的隔着网络送上很没有实际效用的祝福。

*这个是我在用着的很好的消毒水,一秒杀死99.999%病毒,暂时是市面上最快的方案,买这个比较我的祝福实际,好物多分享:https://bit.ly/3o5Iv1m

我们疫情后再见。Take care。

Share this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connected account.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onnect an accoun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