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手機whatsapp響起。

“你寫的那首XXX賣了給XXX。”

這樣的消息不常收到,因為我寫歌寫得很佛系。朋友有找的時候寫一下,有曲無曲寫一下。

“什麼時候寫的omg!”這時候的語氣是驚喜。

……(兩秒之後)

“我到底寫了什麼?”然後我就開始擔心了。

我們這種散戶賣歌,通常就是寫了歌,做了demo之後,就會交給版權公司。很多的創作人會交給版權公司很多歌,然後這一整個歌庫就會流到不同的唱片公司、歌手的手上,一直聽一直挑。有點像孤兒院的電影情節,一群孤兒一字排開,總希望有一個好的家庭可以選到自己,過上相對完整的人生。沒有被選中的歌,就會繼續留在歌庫,可能一輩子就這樣的了。

然而,被選到只是第一步,後面製作、配唱、發表之後,這首歌又會有什麼命運?沒人能預測。

說回我收到訊息的那一刻。

我很努力從腦中翻找XXX這個歌名和我的人生有什麼聯繫。我到底寫過了什麼?

有點像前男友來找,怕的不是前男友,怕的是要面對當初的自己。

面對自己的選擇,稚嫩和多愁。

就像以前的自己拿著曾經說過的話來對峙:“你怎麼忘了多年前的堅持?”

真的是“多年前”,我試過8年前寫的歌,突然一聲不響地賣掉。

那種感覺更不知所措。不是前男友來找,根本就是陌生人來找。

這一次是3年前的歌,所以還是quite前男友。

這一次賣的歌我很喜歡,我也沒有寫過這種感覺的。

聯絡寫曲的朋友告訴他消息時他說:

“這首作品終於等到它的時候了。”

“來吧,繼續寫歌。”我說。

就像每一次賣到歌,我就會寫幾首,然後又忙其他事情去。

寫歌總需要人生的故事,等我累積了好故事,再一次過寫到歌裡。

*圖為今天在辦公室收到賣歌消息的那一刻
*辦公室日常臉色不見得多好

Share this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connected account.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onnect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