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我把工作室地上的污漬一點一點用布搓掉。王思涵說,我怎麼可以要求這麼細,連地上也要明亮如鏡。

我說,我記得很多年以前一位老師和我說過一種心情,那時候他買了屬於自己的第一間房子:“以前我和討厭抹地,現在我很享受把每一片磁磚用地拖拖乾淨的感覺,因為這些磁磚都是我買的。”

就是那種一磚一瓦的建立都是自己一滴血一滴汗換來的感覺。

我看著辦公桌前的這道風景,架子和擺設都是半成品,因為完整的擺設還沒選購完畢,所以我就隨意地擺放,讓空空的辦公室顯得有主張一些。

其實我是在亂葬崗都可以工作的人。辦公室是同事的舞台,同時也是設計師的,科科。

問王思涵最近有什麼劇可以看,她說了幾部我都沒有聽進去,主要是因為我不太好科幻片,楚兒問我說:“你為什麼有時間看戲?感覺你是工作到睡前一秒。”

“有啦,我每天有10分鐘到15分鐘,就是坐在那裡,電視一開,然後沒電,睡。”

沒電的是我。

然後第二晚重複的時候,我需要用不短的時間找回昨天看到哪裡睡著。日復一日。

我還是很享受把時間檸乾的感覺。雖然偶爾感覺分身乏術。

很多時候,還是要傾聽自己的內心。

像建立這個網頁,我三天不眠不休在沒有任何網站設立的基礎下,我自己徒手弄了出來。

可是要看公司的帳目,我拖了好久都不想面對,即使會計師已經弄好給我,我只需要檢查。

後面的日子,我希望有更多事可以觸碰到我不眠不休的點,不願面對的事可以因為找到消化方式而腸道舒暢。

要過年了,我腦裡一堆想法,可是還是按耐著自己先不去啟動。

讓大家清閒地過個年吧。

Share this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connected account.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onnect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