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女孩,我想給你寫封信。

首先謝謝你對我的信任,可以公開說自己患乳癌的狀況,你非常勇敢。

無論我怎麼嘗試代入你的角色,我都無法想像你承受的壓力和無助有多大。我比較年輕的時候,覺得自己體驗的苦夠多了,所以在別人訴苦時都不懂得好好傾聽,總是急著發表主觀意見。後來生命讓我上了一些課,我才明白,不要以為自己知道別人有多難,除非你自己真的經歷過。

所以我說,你很勇敢。若我是你,能這樣大方告訴別人自己的狀況嗎?或許不容易做到。

我也想說,你的勇敢很值得。因為生命價值的產生,是在我們有能力“直面人生”的時候,你現在應該就是在一個必須直面人生的階段。很多人每天都生活著,只是很可能沒在直面人生。

每天庸碌生活到底是自己要的嗎?“唉,先不想這個,人人都這樣,應該沒問題。”

刷社交媒體,不小心就刷了一個小時,真的有意義嗎?“不知不覺手機就在手上了,其實之後也不知道自己看了什麼,嗯,就這樣。”

或許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或者說,我們幹嘛是為了幹嘛。

我不知道你的癌症是什麼階段,我希望是初期。

但是,就像我在《我們正在往死的方向去》寫的,其實我們真的不懂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這個世界。每個人的時間不一樣,也許看來健康的人明天會走,病重的人最後痊癒。雖說你有癌症,但你也未必擁有率先離開世界的車票喔~科科。

所以我不會用憐憫的眼光看你,我覺得你也不想我這樣。我只會覺得你現在處於一個更能直面生命的階段,還是有blessing in disguise。也許你會累,也許有很多眼淚,但我相信患難生盼望。

看過Jean-Dominique Bauby的《潛水鐘與蝴蝶》嗎?書籍和電影都有,可以找來看看。說的是法國雜誌編輯在中風之後,如何躺在床上,只用眨眼(因為他全身只有眼皮可以動)的方法,讓一位記者拿著一塊有字母的板子,當記者念到要寫的發音時,作者就眨一下眼睛,這樣來完成一本書的創作。這本書寫完之後的兩天,作者就走了。據說“寫”書的過程中,他眨了20萬次眼。

潛水鐘指的是在動彈不得的身體裡,被囚禁的靈魂,蝴蝶是自由。

我覺得我們常會忘記做事情的本意。

比如,我每次在這裡寫作,我都會想,到底寫了有沒有人在看?畢竟這裡不是臉書,不是IG,有時候真的很不爽社交媒體和演算法。以前“一路走來”的年代已經過去了(如果你知道一路走來是什麼),我還可以在這裡和喜歡看我的文字的朋友交流嗎?

今天在開始寫信給你之前,我就重複提醒自己:最算只有一個人看也要寫。

因為,創作的目的不是為了讓“很多人看到”,而是讓對的人看到。

雖然很多人看到,也會比較容易讓對的人看到。

你看我又來鬼打牆了。

Anyway,我開始不在臉書寫字,因為我有點覺得臉書環境有點亂了。我相信,真的想看文字的朋友,會定時回來這裡。我也希望你在回來這裡的時候,可以發現這篇文章。

不知道你現在聽這句話會不會覺得刺耳:我相信事情發生總有它的意義和價值。

期待你痊癒後告訴我你的。

Share this
This error message is only visible to WordPress admins

Error: No connected account.

Please go to the Instagram Feed settings page to connect an account.

%d bloggers like this: